协同创新

主页 > 协同创新 > 我压根就还没有见着太湖环太湖骑游
我压根就还没有见着太湖环太湖骑游 2017-09-20 17:56
 
  经过一天的休整,体能稍微得到恢复,5月17号一早从宜兴出发,直奔东方太湖西岸。
  
  从杭州到苏州,从苏州过无锡到宜兴,想象的很美好,现实中至少前天的雨中骑游很狼狈。
 
所幸我具有一定的骑游经验,这次带的衣服很多都是旧的,本打算就不穿的,穿过就丢掉,背包在减轻。
  
  手机导航显示,沿着宜浦线走,再横穿过230省道应该就不远。远远的就看到一长溜的防风林,我想应该就是太湖岸,我迫不及待推
 
着自行车穿过一片柳树林,走上堤坝,微风迎面而来,空气里参杂着青草的气味,从杭州过来骑行近300公里,今天九点半,终于看到了
 
太湖。太湖一眼望不到边,远处和蓝天相连,周围放眼之内也看不到建筑物,近岸的芦苇跟着湖水的荡漾,在有节奏地摇曳。一个人坐在
 
堤坝上,微闭眼睛,听风的声音,听水的声音。这次环湖,对太湖的人文景观本来就没有安排参观,贪恋的是太湖的博大浩淼,那种没有
 
人为痕迹的原始景色。
  
  太湖的形状犹如孕妇的肚皮,孕妇的肚皮是孕育人类的地方。而湖以太字命名,也使我想到了太极,太极即为天地未开、混沌未分阴
 
阳之前的状态。太极生两仪,两仪初分乾坤,清者为天浊者为地,天地以阴阳二气造化万物。古人命名太湖不知是否也是这个意思。
  
  有一种相见,不如怀念;有一种相见,是一见如故;有一种相见,叫兴尽而返,如出自《世说新语》,王子猷突然很想他的朋友戴逵
 
,于是坐了一个晚上的船到戴逵家门口,没进去就回来了。没有进去就回来,并不是扫兴而回,也许王子猷觉得自己想到朋友,坐一个晚
 
上的船到朋友的家门口,见或者不见,都已经是没有区别。也如此时我的心境,不必振臂高呼:“太湖我来了”,也不必泛舟于太湖之上
 
,心跳仿佛已经跟上太湖的脉搏,心灵也仿佛到达太湖那种祥和宁静的彼岸。又一阵微风吹来,吹醒慵懒昏昏欲睡的我,如果时间允许,
 
就在太湖岸边无所事事发发呆,也是不错的感受,可我还要赶路,今天的目的地是德清县。路程也在120公里左右。
  
  为了缩短路程起见,到长兴县就离开104国道线,不经过湖州直线南下德清县,不再环湖骑游。长兴县一直到和平镇,都是在乡间小
 
路上骑游。路两边,村庄和村庄之间的田野里,除了庄稼之外,种的都是葡萄、景观树苗,看不到工厂,农民住的大都是独户独院的农家
 
小别墅,院内院外种满花草。一路上几乎看不到寺庙和道观也看不到坟墓。天朝底下还能有这样的生活环境,真的是羡慕向往之极。
  
  在和平镇稍作休息,吃了一碗近二十年以来最便宜的咸菜面,三元,没有想到的便宜。过和平镇,公路在山湾里穿梭迂回,有些整座
 
山被勤劳的农民开垦成茶园,丘陵沟壑层层叠叠。毛竹林里的新笋也已经拔节抽枝。一个人无声无息骑游在宁静的山湾里,唯有山和水作
 
伴。
  
  到达德清不算晚,百度德清县城,没有什么好玩的,遂在一个名为“蓝梦”的宾馆住下,就没有出来逛街。
  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