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作交流

主页 > 合作交流 > 非得要将她自己画的学校撕掉不可
非得要将她自己画的学校撕掉不可 2017-09-20 17:49
 
  女儿自从看了我画的学校之后,非得要将她自己画的学校撕掉不可在我好一阵哄劝下,勉强在旁边再画了一栋房子,并题上“两个
 
学校”,才肯罢休。还不忘叨叨“妈妈,我还是觉得你画得好看。我给它涂上颜色,就算是我的,好不好?”
  
  今天她又来了兴致,在另一张纸上画了尖尖的屋顶,上面还涂了个蓝色的圆圈,屋顶两旁还有小小的圆屋顶,然后下面是两溜蓝色的
 
方框,最底下还有红色的方框,房子前面是两个人,一个穿着裙子,一个前面有着圆圆的钮扣,旁边还有一个方框,方框下面是一些圆圈
 
。她跟我解说道“有尖尖屋顶的房子是教堂,上面圆圆的是蓝色的宝石,教堂的窗口垂着蓝色的窗帘,下面红色的方框是教堂的门,门槛
 
下还有两级台阶,前面的两个人,穿裙子的是妈妈,有着圆圆钮扣的是穿着西装的爸爸,旁边是爸爸妈妈结婚时乘坐的车子。。。。。。
 
”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解说,妈妈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来,我也觉得有些好玩。
  
  其实我与先生的婚礼并没有女儿画中这么浪漫,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许更为浪漫。我们没有进入过教堂,也没有穿上婚纱,甚至
 
连婚纱照也不曾有过,当时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们只在先生的老家按他们当地风俗简单的举行了婚礼,却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。我现在
 
还记得,在到了他们家的大门口时,先生手拿着一把桂树枝和一个小红包,向我鞠躬,如果我不扶他起来,他得一直保持着鞠躬的状态,
 
而且按他们的风俗,我自始至终都不能笑,必须保持严肃,所以我只好一直憋着。然后还有两个婶婶,扶在我两旁,搀着我一步跨过门槛
 
,她们的步子是那么的大,让我感觉就是她们挟着过去的。然后好象还有长辈拿着一个放有剪子和尺子的筛子在我头上转,然后再进入大
 
堂里拜堂。然后又稀里糊涂的被她们送入了新房。整个过程,周围观看的人都笑得不亦乐乎,因为他们看到的一个外地人象木偶一样被他
 
们摆布着来去,就连陪我过去的二哥和姐姐,也是笑得东摇西晃,二哥还一直在后悔没带摄像机回去,因为他们也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婚礼
 
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与好奇。
  
  如今看到女儿的画,便想着,也许这是她心目的婚礼吧。在她看来,结婚要进入教堂是很基本很自然的事情,因为她接触到的好象就
 
是这样,教堂、婚纱、婚车、鲜花。。。。。。。但她不知道,我们还有更多、更好的自己的特别的东西,是这些外来的而无法比拟的。
 
就如我直反对她看《蜡笔小新》与《迪迦奥特曼》,我宁愿她看《猫与老鼠》或者《小和尚》,至少《小和尚》会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善
 
良的人。。。。。
  
返回顶部